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文苑杂谈 一念花开-pg电子官方

一念花开

发布日期:2024-01-27   信息来源:五分局   作者:段顺权   字号:[ ]

那年的风没能吹到南山的尾,也未曾到过北海的碑,只是停留在那山谷之中,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跌跌撞撞,来来回回。如果思念有形状,请看天边那朵卷起来的云,这是我心心念念想要给你的答案。

思绪不知从什么时候突然爬起,不知不觉间我又行走在河岸边,任河边的风浪如何喧嚣,暖色的灯依然在那儿亮着,不为其变得忽明忽暗。回忆涌入心头,过去的一帧帧画面在我脑海中不停翻转,离别的愁绪依然没有被这迟来的大雪带走,北风呼啸,似乎在嘲笑我过去那份该死的温柔。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我将坚定不移地选择万般思索后的第一个选择,哪怕是第一块手表、第一家饭店、第一副眼镜还是想要了解的第一个人。“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想啊,我无法在这条河岸摆脱对过去的执念,来年的春天它依旧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一跃而起。

在时间的长河里,生命如同一朵绽放的花,一念花开,一念花落,如梦如幻;一念拾起,一念放下,在得与失之间,一念得内心宁静自然,一念得内心焦躁难安。古人有古人的风雅,也有古人的羁绊,即便是集“儒道释”三家理论于一身的苏轼,也无法自渡,逃不过对往日的眷念,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而我依然伫立在那长风之中,长风来有信,未见故人归。

我虽然没体会过苏轼“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的深情,没了解过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幻想,也没见证过晏几道“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的怀念,但却感受到苏轼“既相逢、却匆匆”的遗憾,忽然间触摸到那有些许深情余温的文字,仅此而已。

今晚的月亮依旧在,来年依旧花开,只是在这茫茫人海间,车水马龙的世界里,我愿为你守满山花开,盼望你能叶落归来。(责任编辑 杨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