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文苑杂谈 我与姐姐的岁月流转-pg电子官方

我与姐姐的岁月流转

发布日期:2024-01-29   信息来源:二分局   作者:张姣   字号:[ ]

上个月,我的姐姐出嫁了!

也许是她安排我在婚礼上又唱又跳表演节目任务过重的原因,焦虑紧张的情绪掩盖了我当天原该有的伤感。缓过神来她已为人妻。我也算懵懵懂懂地迈过了这个我原本以为会哭成“熊猫”的人生大坎。

癸卯年冬月十八,姐姐穿着漂亮的婚纱,有些记忆涌上心头,小时候最爱和姐姐一起玩,她会给我打扮,给我讲故事,带我去吃美食,给我买mp3和“qq秀”。长姐如母,她会告诉我初次来月经该怎么处理,教我怎么拒绝来意不明的陌生人,为吉他老师对我不当的教育方式而正面争执,陪我去参加各种比赛和考级,告诉我种种如何,让我少走了好些弯路。

我黏她得很,甚至有次吵着闹着让有约会的她把我也带上,为此我们大吵一架,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和她说话,可第二天姐姐问我吃饭吗,我屁颠屁颠地说,吃!我俩总是有默契的放台阶和下台阶,现在也是。

和姐姐多年相爱相杀,有关童真,有关成长,有关亲情,有关分离。

小时候,姐姐上舞蹈课,我总爱在窗外大笑她拉软开痛到扭曲的脸,但她不会幼稚地去“报复”下午上课的我,而是去图书馆看书等我下课。下课后,我们不会骑着那辆蓝色自行车赶回家,而是一边推着车一边饶有兴趣地听她缓缓讲起在图书馆看的有趣的书,“然后呢,然后呢”是回家路上我说过最多的话。

我很讨厌她,因为她我受了不少欺负,当时总有高年级的男生来欺负我,我害怕极了,但在姐姐毕业那年,那个男孩竟然和她表白了。但我也总是在姐姐的庇护下,班里有欺负、带头孤立我的女孩子,姐姐会拿着木棍,有模有样地警告那个女孩不准再靠近我,仔细想来她当时也不过15岁,这么小的肩膀我也靠得住。哪怕长大后夜晚做噩梦惊醒后,我也会偷偷钻进姐姐被窝,能求得一丝安慰,酣然入睡。

后来,姐姐考上大学,去了天津,我们见面的次数愈发少,但我一直牵挂着她。每年立冬后,守望楼下的玉兰花成了我的日常,因为楼下的玉兰花生出花苞就意味着姐姐快放寒假了,而每当她返校时,也是玉兰花盛放的最美的时候,当时我多希望花呀你慢慢绽放,让姐姐在家里多待一会儿。虽然她在家里我们也照样吵吵闹闹。

玉兰花年年长,年年开。

她去读书前几年,我会遮不住情绪地放声大哭,站在玉兰花树下看着她拖着行李箱离去的背影抹眼泪,后来长大了明白分别是每个人都要学会的课题,也就渐渐学会偷偷把眼泪藏在心里,看母亲还在树下抹眼泪,就知道这么多年她始终“挂科”。后来几年,送她离开的时候,家里人尽管不舍,但是没人第一个哭出来, “长大成人”的五行山压住了“大人”的感性情绪。

第一次意识到姐姐会嫁人,是在初中。父亲给我辅导功课,不知为何讨论起姐姐以后也会长大,会嫁人,会有自己的家庭。心想明明是一家人,怎么就要变成“亲戚”了呢?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原本只是想磨蹭点上课时间的我,没想到哭得如此狼狈。“不可以,姐姐可以不嫁人,我也不嫁人,姐姐就和我过一辈子。”父亲笑了笑,“你和姐姐永远都会是一家人”。

一晃眼十年过去,这一天,竟然就已经抵拢到眼前。十年间,我也经历了升学、恋爱、工作,长大了,大方地承认了“分别”的存在。这次,我真心地把最好的祝福都留给我的姐姐,恭喜她走进人生下一个阶段,开启人生新角色和新体验。

每个人都会成为大人,但我在姐姐面前永远都可以是长不大的小孩,可以不用压抑住自己幼稚的想法和言语,因为我生来就是张雨的妹妹。

你成为了妻子,未来也许是小孩妈妈,但你也永远是我的姐姐,今天是我的生日,让我许个愿吧,我希望你永远快乐、健康,姐夫一辈子对你都很好,我们也一如从前不会变。

姐姐你看,玉兰花花苞又长出来了。(责任编辑 焦曼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