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文化园地 大风起兮-pg电子官方

大风起兮

——读《史记·高祖本纪》《汉书·高帝记》有感

发布日期:2024-04-08   信息来源:机电安装分局   作者:胡志远   字号:[ ]

去年冬季,雾霭与灰霾没完没了的侵扰着三江六岸,往昔山青水秀的叙府戎州,到冬天竟落成这般凄风惨日、昏昏愁雾之景!出游之兴被搅得是一点皆无。既然郊原浩荡之春难观,我便只能在寒窘难挨的曲栏幽榭里寻章摘句了。正巧,刚刚买到一本《汉书》,再与之前读的《史记》相印证,更有些许感悟。

“无可,无不可”,这是东汉名将、伏波将军马援对刘邦的评语。我认为,这也是刘邦为汉朝留下的底色,正是这种实用主义让这个庞大的帝国闯过一个又一个历史的关头,击碎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敌人,渡过一次又一次危险的风暴,使得这艘巨舰的旗号,直至今日仍然以民族的名字飘扬在世界之林!

我们从一个方面便可以看到高皇帝的这种“无可无不可” 。

汉七年,韩王信投奔匈奴,随之而来的便是白登之围与陈豨叛乱,曾经在汉朝刚建国时极其遥远的危机却成为了赤裸裸的现实。高帝末年平定异姓王的过程甚至不同于后世普通的平叛,而近似于楚汉争霸:

“萧丞相营作未央宫,高祖还,见宫阙壮甚,怒,谓萧何曰:“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萧何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夫天子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

此时,为汉八年,无论是刘邦还是萧何,均认可“天下方未定”“成败未可知”,这似乎说明,对于时人而言,天下形势似乎重新回到动荡之中。

迫于这种危机形势,他不得不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平定异姓王的征战之中。

代国、韩王信、淮南国的先后叛乱,使得刘邦这位老人的精力不停的被消耗,再加上纷纷扰扰的太子之争,使得刘邦不得不作出妥协。而到了汉十一年,一切尘埃落定,寿元无多的他最终放下了自己的执念,转而选择全面推行同姓王体制。

观察一下高帝晚年与刚建国时所采取的分封形势的不同,我们会发现,相比于即位之初,汉朝所直辖的郡县领土反而更少了,不仅齐地被重新分封,靠近北方边境的代国也被设立,在高帝末年,汉初的历史走向进入了新的阶段。

可以简略的说,从汉元年入主关中,到汉十二年去世,刘邦对分封形势的观念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在楚汉争霸初期,刘邦着力于全面恢复郡县体制;第二阶段,受制于山东各国的统治困难,以及垓下决战的要求,刘邦被迫接受了“共天下”的方针;第三阶段,在汉五年到汉七年,刘邦试探着强化皇帝权威;第四阶段,受制于高帝末年的危机形势,刘邦最终接受了同姓王格局。

听起来,这就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政治家,在不同时间段迫于形势而选择接受、妥协的故事。历史上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无数次,而可预见的,在未来也会发生无数次。

但刘邦终究是刘邦。

当他执着了一生的事业付诸东流,当他最终也未能实现“大丈夫当如是也!”的豪言壮语时,他却展现了一种令人无比动容的豪情。

当他打败了最后一位叛乱的异姓王回师经过家乡时:“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

当他已病入膏肓时:“高祖击布时,为流矢所中,行道病。病甚,吕后迎良医,医入见,高祖问医,医曰:“病可治。”于是高祖嫚骂之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遂不使治病,赐金五十斤罢之。”

他在人生最后一年的诏书里写道:“吾立为天子,帝有天下,十二年于今矣。与天下之豪士贤大夫共定天下,同安辑之……吾于天下贤士功臣,可谓亡负矣。其有不义背天子擅起兵者,与天下共伐诛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他的功业、他的矛盾、他的无可无不可,全部都留在那慷慨泣下的《大风歌》里了。(责任编辑 兰鸥)







网站地图